澳门新闻

屯門和西草灣海戰中斷葡中兩國朝接觸三十多年

屯門和西草灣海戰中斷葡中兩國朝接觸三十多年

本欄繼續講明世宗朱厚熜登基後和葡萄牙人發生的軍事衝突。1521年的8月,廣東海道副使汪鋐接到朱厚熜的聖旨,拘捕和驅逐在廣東海域的葡萄牙人,並迅速組成了一支武裝船隊,扣押了幾艘在廣州的葡萄牙商船。與此同時,並向停泊在屯門澳的葡萄牙設立的臨時據地封鎖起來,於是中葡兩國的首次戰役——屯門海戰爆發。由於汪鋐組成的武裝船隊人員主要來自一些地方鄉勇和漁船所組成,可謂良莠不齊,缺少海上戰鬥的經驗,即使在數量上達到了50艘武裝船,是葡萄牙人一方的十倍軍力,但不及長年在海上和海盜周旋戰鬥的葡萄牙海兵,加上葡萄牙海兵有射程遠和上彈速度快的佛朗機西式大炮,汪鋐發起首攻屯門澳大敗收場,汪鋐只能採用圍堵方法,派武裝船隊包圍屯門澳,切斷葡萄牙海兵的供給和支援,想方法再進攻。

由於中方的武裝船隊力量薄弱,汪鋐的圍堵方法效果有限,葡萄牙海軍又有艦隊由東南亞趕到,補充了軍事力量,令到在屯門澳的艦隻數目增加到6艘,當時葡萄牙海軍艦隻是在東南亞製造的中式遠洋風帆船,船體遠大於中方的近海小漁船,故此在海戰中可以無視中方的武裝船。汪鋐應對葡萄牙海軍用盡了方法,包括私下接觸了為葡萄牙人工作的華人,瞭解葡萄牙人的具體數量和武器情況,又翻兵書典籍等找方法,終於在通俗小說《三國演義》中取得靈感,就是火船戰術。在此,筆者要加插一些歷史的知識,《三國演義》中所說的孔明借東風,聯同周瑜用火船戰術大敗曹操的魏軍的內容,其實是虛構的,歷史的原形其實是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章在鄱陽湖大戰陳友諒。再說回屯門大戰,汪鋐在精心策劃了火船戰術後,就進行了部署,9月7日,風向吹向屯門澳。汪鋐認為時機成熟,於是採取大規模的進攻,將載有有膏油草料的船隻點燃,讓火船快速朝葡艦駛去,另外,同時汪鋐又派人潛入水下,將未起火的葡人船隻鑿漏。葡萄牙海軍從未遇到這種戰術,加上船隻巨大,轉動速度緩慢,無法躲開火船進攻,多艘船隻很快燃燒了起來,葡軍大亂而逃。此一戰役,葡軍損失慘重,僅剩下三艘大船,趁天黑逃到附近島嶼藏身。天亮之後,葡軍見風向逆轉,借強勁的北風勉強逃過明軍的追擊,逃回已竊據的馬六甲。

屯門海戰一役,汪鋐一舉收回被葡人盤踞的「屯門島」及經常滋擾的「屯門海澳」及「葵湧海澳」。而那位想打開明朝貿易大門的歐洲國家首位駐華大使皮雷斯被押解到廣州囚禁的幾個月後,就在獄中死去,死去原因不明,不排除是受到虐待審問或染病,總之就是沒有好下場,而他帶去送給皇帝的禮物,被退回後就被明朝的官員私下瓜分了。而此戰中,明朝除了收復被竊據的海島外,葡軍所用的佛朗機西式大炮令到明軍眼界大開,於是將擄獲的佛朗機大炮進行仿造,加強明軍的軍力。

屯門海戰之後,葡萄牙人仍未對打開明朝易貿大門失去興趣,2年後,另一支葡萄牙海商隊又闖入了廣東的海域。領隊的葡萄牙人為隸屬於葡萄牙駐印度總督名叫麥羅·哥丁霍(Mello Coutinho),他率領五艘軍艦、千多人到達了新會縣西草灣。有見之前屯門海戰的關係,麥羅·哥丁霍行事小心,停泊了船隻後,即派人上岸與廣東地方官員接觸,明言此行希望貿易,不過使者一去不回,換來的是明軍大舉進攻,這是因為經屯門一役之後,明世宗朱厚熜下旨禁止地方官員與葡萄牙人接觸,一見掛有葡萄牙王國國旗的船隻即進行將其擊毀。而此時的明朝海兵已對船隻提升了排水量及配置了由葡萄牙人手上擄獲的佛朗機大炮。

葡萄牙海商隊冷不防明軍大舉突襲,加上麥羅·哥丁霍最初不想和中方扯破臉,在毫無準備下,吃下慘痛的敗果,麥羅·哥丁霍被等42人被俘虜,35人被斬殺。明軍水師大獲全勝,繳獲大小火炮20多門和戰船2艘,史稱此戰役為西草灣海戰。

經過屯門海戰和西草灣海戰之後,葡萄牙人和明朝基本上斷絕了往來。聲言會對葡萄牙人見一次打一次的明世宗朱厚熜想不到在30多年後,竟然有求於葡萄牙海商,亦因為此,葡萄牙海商才能和明朝官員接觸,並在澳門取得據地。至於明世宗朱厚熜想從葡萄牙海商得到甚麼?筆者下期再講。

(本系列下期再續)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