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闻

可以怪誰

近一年來,市民應該覺得搭的士較疫情前容易,尤其乘搭「黑的」,即使遠至離島路環,也看見大批的士在站內候客,相信在路邊截的士都易咗,唔會被拒載,甚至當睇你唔到!正所謂今時唔同往日,訪澳旅客大跌,影響著旅遊相關行業。以往的士只穿梭酒店和各口岸,己唔愁無客,分分鐘還可以劏到條大水魚,現在搵個旅客搭的士都難,劏客更是難上加難,要搵食唯有吃回頭草,正正經經做番本地人生意。

不過唔知喺咪疫情之下,生意實在難做,所以連五千元按金都畀唔到。安裝的士車載系統限期快到,當局三催四請,至今仍有逾千部未肯裝番部,更搞到要向廉署申訴,話事前咩都唔知道,交通事務局同供應商傾完就算數。廉署收到投訴,自然要開立卷宗照做。不過法律明確規定,的士必需在期限前完成安裝車載機,否則就唔可以繼續載客搵食。有的士業界就話今次喺硬食,認為收費唔合理,這一點或許有斟酌餘地,但歸根究底誰之過?

害群之馬一直擾亂行業秩序,劏客、拒載普偏存在,屢見不鮮,甚至有個別的士司機做出令人咋舌的違法行為,即使當局加強打擊,但歪風竭而不止,奈何修改規章遲遲未出台,情況更變得有恃無恐。直至新法去年中正式實施,嚴懲違規,才開始意識到要收斂。由於害群之馬無法自律,為杜絶的士違規行為,避免口同鼻拗,保護乘客和司機的權益,使得當局作出了的士必須安裝車載機的決定,事到如今,又可以怪誰?

山草

可以怪誰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